交通运输部:暂停进入武汉的道路水路客运班线发班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首次就武汉肺炎表态后,产生了一个“地动山摇”的决定,从周四起,武汉铁路航空全部停止,“只进不出”,以期减缓这座中国中部大都爆发的病毒向它地蔓延。于此同时,原本决定是否宣布武汉肺炎已触发全球卫生紧急状态的世界卫生组织,将紧急闭门会议再延长24小时。

中国当局作出的是一个激进极端的决定:1100万武汉人,再也不能在找不到一个特别理由的情况下走出本城。也就是“只进不出”,按照官方通报的话说,市民无特殊原因“不要离开武汉”。

这样一个“斩钉截铁”的命令,当局如何说服民众,不要恐慌,不要试图“逃离”,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网上已经有当地人说,“宁可逃走,不愿等死”,这话虽然说的很绝,但想想千万人遭围城,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周三紧急召开闭门会议,研究是否就武汉肺炎传播情形宣布进入全球健康紧急状态的世界卫生组织,称赞中国的决定“太厉害了!” 认为它将会减少武汉以外的感染。

武汉围城,当局的目标是为了减缓病毒向其他地方扩散,但是有人质疑,武汉当地的医疗机构这两日已传出无法应对激增的患者,一些网民留言说,患者通宵在医院排队候诊,还有的被医院轻易打发,当局一定要关注武汉封城以后可能会产生的人道灾难。

一位名叫弦子的网民说,“感到疑问的是市内交通为什么要停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市内医疗系统已经撑不下去,停掉地铁公交各单位企业怎么维持?普通医护工作者要怎么上班?普通病人要如何就医?病人家属如何探望?老人病患要如何就医?”“而且,凌晨两点发通知,对此一无所知的医务工作者明天上午怎么到岗?”“武汉三镇横跨长江,大到常人无法想象,去掉市内交通系统,整座城将面临瘫痪。”

这位网民还说:“武汉人是给大家添麻烦了,现在城门一关武汉人出不去?我们没想出去,我们问的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怎么继续下去?何必看人蒙难还要落井下石?”有网民不平地说:“這不是摆明了告訴市民不跑就等死嗎? 是想引起大規模恐慌啊…”

另外一位网民认为:“封城已经晚了,至于为什么晚,根本原因就是拖报、瞒报、官僚主义。当地的行政水平之低在这次事件中暴露无遗。例证是,他们现在还有精力控评。那么留在武汉的居民会怎么样?我认为,情况很可能会非常惨烈。现在光宣布封城,没提生活物资的保障,物价的平抑,卫生用品的调运,说明来不及想这些问题,只是先想着把全国范围的输入性病例先降下来再说。而武汉建隔离区的速度恐怕是赶不上传染速度的。留在武汉本地的,被感染了恐怕也无法及时收治…”

也许是中国这一“厉害的决定”让世卫组织延长了会议,该组织本来应在这一会上作出一个决定,是否宣布武汉肺炎已触发全球卫生紧急状态。世界组织或许在观望,从周四国际标准时间11时起继续开会。

但是,一个超过千万人的巨型城市,市内公交禁令能够维持多久令人生疑,如果强行维持,会不会导致城市无法运转,酿成严重的人道灾难?

目前,这一与17年前在中国大陆导致348人,香港298人,台湾84人,全球逾800人死亡的非典也叫萨斯是同一个家族的武汉肺炎已经传播向亚洲数国,美国也已发现首例。

根据中国官方最新数据,武汉肺炎已导致17人死亡。确诊感染病毒人数超过500人,情势还在继续恶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中国各地及全球数个城市陆续爆出武汉肺炎的相关案例后,武汉市于今天上午10点正式施行交通管制,不仅限制人民出入武汉,该市的公交车、捷运、轮渡与长途客运都全面停驶。 当地居民向德国之声表示,武汉的整个运输系统都已停驶,而为了确保在“封城”这段期间家中有足够的粮食及防疫相关物品,武汉居民也于周三早上出门采购。

从小住在武汉的小罗 (化名) 告诉德国之声,现在大部分民生用品与食品在武汉大多数的市场与卖场都已销售一空。 他说:“今天早上‘封城’正式生效后,武汉整个公共运输系统都停了。 我爸刚下去买菜,也买不到什么东西了。 ”

另一位武汉居民温提 (化名) 则告诉德国之声,当地超市出现大量采购人潮,很多居民都加紧采购屯食物。 另外,由于武汉一些加油站也暂时关闭,导致当地出现排队加油的现象。 她说:“超市很多人都在加紧采购食物,而因为公交地铁也停运,加油站有一些关闭了,所以排队加油的人很多。 我本来预计搭今早上午九点的车离开武汉,但是一些原因没有走,现在也走不了了。 ”

小罗表示,目前当地居民都不清楚“封城”的情况会维持多久,武汉的教育单位也发布通知,表示农历新年过后的开学时间待定。 温提则说,武汉目前的状况是几乎所有人在公共场合都戴上口罩,当地的酒店、饭馆与大众运输工具都十分冷清。

政府防疫机制太慢启动?

虽然中国政府过去几天积极针对武汉肺炎公告疫情,但小罗与温提都认为当地政府并未在第一时间控制疫情。 小罗说,武汉从12月底便开始出现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病例,但是当地主要媒体当时都对外报导此病毒不具传染性,被认定是病毒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当时还持续经营了一周。 他告诉德国之声:“一开始华南海鲜市场的卖家与顾客对新型冠状病毒都不太了解,所以他们都在未有适当防务措施的情况下,继续在市场叫卖与采买食材。 ”

温提则向德国之声表示,武汉开始出现肺炎案例的前期,相关消息并未引起市民重视。 她说:“从1月从12-18号间,武汉当地几乎没有什么消息,我们当时都以为疫情已控制住了。 但是四天前,武汉政府和各种官方管道开始实时通报,证实有人传人的案例发生,整个事件才引起武汉人的重视。 ”

她说,武汉人在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后,赶紧大量买口罩与其他防疫物品,但大部分东西现在都已买不到了。 而虽然武汉政府已开始强制市民在公共场合一定得戴上口罩,她说有些年长的武汉居民仍不认为武汉肺炎的疫情有多严重。 温提告诉德国之声:“很多长辈和年轻人的想法还是不一样。 他们觉得没多大事,甚至半开玩笑,不愿意戴口罩,我感到很无奈。 ”

小罗与温提都表示,目前武汉当地的医院呈现病床与隔离空间不足的情况。 温提说:“现在基本情况就是症状轻的等着,症状严重的才会隔离,因为隔离病房根本不够。 我认为其他省份的感染率肯定不止通报的这么点,因为应该很多疑似案例都没有通报,甚至很多疑似感染的人都没看上病。 ”

人人自危的武汉

由于目前各界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细节仍存有不少疑问,武汉当地已陷入“人人自危”的情况。 小罗说,目前大部分家庭都已备满口罩、酒精与洗手液等防疫物品。 此外,原本计划到外地与亲戚团聚的人也都改变计划,选择留在家中过年。 他告诉德国之声:“大部分的人选择不再出门。 城外的武汉人也是选择不要回家。 因为大量的疑似病人就在民间,所以现在出门比较危险。 我跟家人都觉得,应该把武汉居民都留在一定范围内,这样病毒才不至于到处传。 ”

虽然中国政府过去几天积极针对武汉肺炎公告疫情,但武汉居民小罗与温提都认为当地政府并未在第一时间控制疫情。

温提则说,现在她身边大多数人都陷入人人自危的情况。 武汉人不仅在公共场合会互相提醒要戴口罩,各小区也展开消毒工作。 她表示:“我对于疫情十分担忧,由于武汉地理位置的缘故,即便现在封城了,病毒却早在月初就传出去了。 况且病毒还存在变异的可能,所以现在这些作法有点亡羊补牢的意思。 ”

两人都认为,现阶段最重要的是政府与医疗单位想办法减少感染的可能,而不是继续抑制相关讯息的流动。 温提告诉德国之声:“好在现在全民都在重视这个问题,所以政府不可能再压的住相关讯息了。 目前政府应该专注在减少感染的可能,而我们人民则只能盼好了。 ”

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记者魏玉坤)为全力做好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交通运输部23日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暂停进入武汉的道路水路客运班线发班和进入武汉市的省际、市际包车客运业务,严格管控营运车船驶离武汉,做好疫情联防联控应急物资运输保障准备工作。

  通知要求,各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要立即通知本地汽车客运站、客运码头经营者和道路水路客运经营者,暂停进入武汉的道路水路客运班线发班,并做好已售客票免费退票和解释说明工作。对途经武汉的其他道路客运班线,要立即调整运行路线绕行武汉,坚决禁止进入武汉上下客。前往武汉途中的营运车船,要立即组织载客返程,并不得向旅客再行收费;旅客不同意返程、提出在武汉市域外下车的,要按照解释到位旅客自愿的原则,在安全地点停靠下客。

  通知要求,各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要立即通知属地包车客运企业暂停申请进入武汉的省际、市际包车客运业务,同时要暂停审核发放进入武汉的省际包车客运标志牌,湖北省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要部署属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立即停止审批进入武汉的市际包车客运业务。

  严格管控营运车船驶离武汉。所有在武汉的营运车船,要严格按照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部署安排,督促司乘人员配合当地落实体温检测、营运车船消毒、通风等防控措施,严禁载客驶离武汉。对准予空载离开武汉、返回属地的营运车船,要按照卫生健康部门的要求对驾驶人员采取必要的隔离措施,相关情况及时向属地交通运输、卫生健康部门报告。

  做好抵离武汉公路水路通道查控和疫情联防联控应急物资运输保障准备工作。各省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要同步建立省内应急联络机制,确保进入武汉的营运车船管控措施落实到位、应急保障车队按需组建到位。
继续阅读交通运输部:暂停进入武汉的道路水路客运班线发班

Masks are flying off shelves in B.C., but using them has ‘no proven benefit’ against coronavirus

Shortly after news broke that a case of coronavirus had been confirmed in Washington state, John Elzinga, who manages an industrial supply store in Langley, B.C., noticed that boxes of his N95 face masks were suddenly flying off the shelves.

“Just [Wednesday] morning there was a big rush, out of nowhere. They were all in looking for the same thing,” he said.

“It was unusual. You get the feeling right away that there was something else going on.”

The standard-issue industrial dust masks, normally used for construction and industrial manufacturing, weren’t being purchased by workers in steel-toed boots and hard hats — his usual clientele — but by “regular off-the-street families,” he said.
继续阅读Masks are flying off shelves in B.C., but using them has ‘no proven benefit’ against coronavirus

比照SARS集中醫治 武漢擬6天建千床醫療站

(中央社台北23日電)因考察武漢肺炎疫情傳出感染的北京大學醫師王廣發今天接受媒體訪問指出,去武漢的時候就覺疫情不太簡單,但依然認為這次疫情「可防可控」。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專家組成員王廣發,由於隨團前往武漢金銀潭醫院考察疫情,接觸重症患者,期間並探訪幾家醫院的門診與隔離病房,可能當中有感染者,因此感染。

由於王廣發早前強調疫情「可防可控」,卻傳出感染消息,引起外界議論。

王廣發22日在個人微博貼文表示,經過一天治療,不發熱了,感謝大家關心,並回憶可能的感染過程,由於沒戴防護鏡,透過結膜感染,左眼瞼出現結膜炎2到3個小時後,即出現發熱症狀。

王廣發23日在中新社電話訪問中表示,當時他去武漢的時候就覺得這次疫情不太簡單,當時疫情還不是很明瞭,人傳人到底如何,都不是很明確,對於一種新的疾病,認識確實有一個過程。

他說,依然認為這次疫情「可防可控」,只是有所升級。社會為此要付出更多的代價,包括親情、人情、健康和經濟,關鍵是要因地施策。(編輯:廖漢原)

(中央社台北23日電)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以往過年時人潮眾多的浙江省杭州西湖收費景點24日起關閉;此外,湖北省中小學開學確定延期,湖北各地旅行社暫停經營活動。

根據人民日報,今年春季湖北省中小學開學確定延期,但具體何時開學有待後續公布。

西湖風景區官方微博發布,為因應疫情防控,春節期間,西湖景區所屬的收費景點、博物館24日起全部關閉,西湖水域大型遊船停運,音樂噴泉一律暫停對外開放,再開放時間另行通知。

湖北省文化和旅遊廳也提出6項措施,包括:聚集人員的文化演出活動一慮暫停或取消;武漢市經營性文化娛樂場所暫停營業;全省各旅行社暫停經營活動,不再組團招客,已經組團的一律取消或延期。

湖北已有4個城市宣布暫停公共交通運輸,形同封城,引發不少擔憂。湖北省政府23日晚上發布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致全省人民的一封信,表示「各級政府實施各項防控措施是依法履職,單位和個人服從配合是法定義務」。

信中說,湖北各地方黨委、政府已經成立防控指揮機構,加強醫療救治、保障生活供應、公開回應社會關切,「請大家堅定信心,全力配合參與群防群控」;各地也已設置定點醫療機構,有發燒的患者及時就近就醫。(編輯:張淑伶)

(中央社台北23日電)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及地方衛健委不完全統計,截至23日晚上10時,全國各省(區、市)只剩下西藏和青海尚未有確診和疑似病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在中國及港澳累計已達636例,死亡17例。

上述數據中,西藏自治區和青海省沒有確診和疑似病例;內蒙古自治區和甘肅省則是還沒有確診病例,但各有一個疑似病例;香港及澳門各有2個確診病例,其餘中國27個省(區、市)都有確診病例。

這些確診病例中,以湖北省的444例最多,其他如廣東32例、浙江27例、北京22例、上海16例,都有兩位數。(編輯:張淑伶)

(中央社台北23日電)武漢將仿照17年前SARS時期的北京,在現有職工療養院基礎上,用6天時間建立1000張病床的收治中心,用最快速度救治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綜合21世紀經濟報導及界面新聞,武漢市政府要求中建三局集團有限公司參照北京小湯山的模式建立醫院,地點位於武漢市蔡甸區知音湖武漢職工療養院。

中建三局知情人士表示,醫院將在6天內建成,暫定明晚出設計圖。醫院約一至兩層樓,收容人數有可能是1000張病床。

由於時間緊迫,加上正處於春節假期,人力資源和物質資源都匱乏,承建方正緊急募集資源。

報導指出,與此同時,全國有一批醫護人員正在前往武漢提供支援。

武漢今天上午宣布封城,中國經濟週刊報導質問:「封城之後的武漢怎麼辦?是否有足夠的包括床位、專家醫生、醫藥等在內的醫療資源來應對兇猛的疫情?」並指武漢醫院的發燒門診和呼吸科門診現在基本都要排隊4、5個小時。

緊缺的醫療資源,讓不少網友討論武漢這次也應該有一座像小湯山那樣的專門醫療站。

2003年4月,北京為有效控制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解決收治病患的問題,在7天之內建成了可容納1000張病床的傳染病野戰醫院—小湯山醫院,兩個月內收治了全國1/7的SARS病人。(編輯:張淑伶)

(中央社武漢23日綜合外電報導)中國媒體報導,自稱武漢肺炎首位出院患者的23歲李姓男子受訪描述治療經過,形容醫護人員「沒有一寸肌膚露在外面」,並認為自己因為年輕所以最快出院。

李男接受中國「梨視頻」訪問時說,他去年12月24日下班時開始出現頭痛、暈眩和四肢無力等感冒症狀,隔天症狀變得更嚴重,他便請假前往當地醫院治療。

但隨後幾天李男仍反覆發燒,症狀未見改善,於是他在本月1日前往協和醫院進行進一步檢查,隔天確定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李男表示,當院方得知他在漢口火車站工作,距離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直線距離只有幾百公尺,便更加確認他染病。

李男隨後被轉往金銀潭醫院接受治療,但由於還沒有新型治療方法,只能按照一般肺炎方式醫治。他的姊姊來探病時,說他動都不能動,吃飯喝水都很困難。

李男表示,最後在院方破例讓姊姊細心照料下,加上服藥,並可能因為自己年輕、恢復最快,因此成為首位出院的武漢肺炎患者。

李男還說,由於肺炎會破壞腸胃影響消化,因此他現在仍因胃脹氣而不時安撫腹部,但走路和運動都已無問題。(譯者:李宛諭/核稿:張正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