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事態宣言能否遏止疫情 日本政府陷兩難

日本境內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延燒,今天已突破3500例,醫界、政界及財經界已有聲音希望政府公布「緊急事態宣言」,但日本政府審慎以對,深怕衝擊經濟,公不公布陷兩難。

日本政府日前公布「新型流感對策特別措施法」修法,讓首相取得面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公布「緊急事態宣言」的法源。

●「緊急事態宣言」是什麼?

綜合日本時事通信社、日本新聞網(NNN)、讀賣新聞、THE PAGE等日媒報導,這項基於新型流感對策特別措施法修法的宣言,可以由首相安倍晉三公布,而公布的條件有2項,第一是「國民生命及健康有受到顯著且重大被害之虞」。

第二是「全國性且快速蔓延對國民生活及國民經濟造成重大影響,或是有造成重大影響之虞」。

至於法律名稱為什麼是「新型流感」而不是2019冠狀病毒,主要是因為這項特別措施法當年是為了防止新型流感擴散,在2012年立法完成;作為傳染病對策的特別措施法,今年3月修正通過,把2019冠狀病毒疾病納入適用範圍。

●「緊急事態宣言」為何受關注?

由於公布「緊急事態宣言」將限制人民自由,所以有看法認為應慎重以對。日本政府至今從未依據特別措施法公布過「緊急事態宣言」。

北海道知事鈴木直道2月28日曾經公布「緊急事態宣言」,但並無法律依據,頂多就是知事個人的呼籲與請託,跟安倍可以基於特別措施法公布的「緊急事態宣言」,是截然不同的2種情況。

●「緊急事態宣言」的效力

一旦日本首相公布「緊急事態宣言」,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3日已宣布屆時東京都政府的相應措施。不過,由於日本的「緊急事態宣言」大多只能「籲請」,跟外國實施具強制力的「封城」措施有很大的不同。

在日常生活方面,一旦日本政府公布「緊急事態宣言」,47個都道府縣知事可以「籲請」民眾除了維持生活必要的情況外,不要外出。

但這頂多就是「籲請」,沒有強制力,跟目前各都道府縣政府已在籲請民眾避免外出並無二致;「緊急事態宣言」無法要求民眾不要外出工作,也無法要求店家停止營業。

在「緊急事態宣言」公布的情況下,超市及藥局等販售日常生活必需的食物、藥品等店家,還是可以繼續營業,民眾也可以上街購物。

在交通機關及相關設施部分,日本政府無法針對鐵路及道路採取強力封鎖的措施,特別措施法雖然同意首相與知事對鐵道業者等指定公共機關有「綜合協調」權限,但沒有直接給予停止鐵道等交通的權限。

日本政府表明,「就算處於緊急狀態,公共機關(含鐵道、郵務、電力等)繼續維持運作是基本原則」。

日本傳染病法雖然規定,在感染者所在場所週邊,可進行最長72小時的交通管制,但目前頂多也是假想實施消毒作業等措施。

另外,公布「緊急事態宣言」後,針對感染風險高的學校、保育所及老人中心等,及多人群聚設施如百貨公司、飯店等場所,相關單位可以籲請甚至命令限制使用,但法律中並無明訂罰則,業者就算不遵守也無法開罰。

●「緊急事態宣言」能封城嗎?

小池百合子在3月23日的記者會上首度提到,「根據疫情未來發展,有可能出現不得不採取封鎖都市、也就是所謂的封城等強力作為。」但同月26日晚間在電視節目上則說,「日本要封城在法律上有困難」、「為了不招致那樣的結果,希望大家配合防疫」。

談到疫情延燒在日本境內引發憂慮的「封城」,安倍本月1日在參議院決算委員會備詢時說,「緊急事態宣言並不直接等於封城」,如果要說日本能不能做到像法國那樣的封城,「是做不到的」。

安倍說,民眾可能有所誤解,雖然政府可能會提出各種籲請,但跟法國等國家所採取的作為在性質上有所不同。

●各界籲公布「緊急事態宣言」

擔任世界衛生組織(WHO)顧問的日本專家澀谷健司受訪時表示,說日本正進入爆炸性感染的初期階段也不為過,日本政府若再不公布「緊急事態宣言」,有可能造成日本醫療體系的崩潰,「上週就該公布」。

澀谷從日本目前病毒檢查件數很少等跡象研判,認為實際感染者要比目前公布的數字還要來得多。

日本樂天公司(Rakuten)會長兼社長三木谷浩史擔任代表理事的新經濟連盟(新經連)4日發表聲明,為了抑止疫情擴散,要求政府應早日公布「緊急事態宣言」。

新經連尋求支持這項聲明的企業,截至4日下午已獲包括三得利控股公司(Suntory Holdings Limited)、東急公司等56間公司贊同。

日本醫師會1日曾針對部分地區專用病床數不足,發布「醫療危機狀況宣言」;有醫師資格的國會議員組成的跨黨派議員聯盟,3日也要求政府公布「緊急事態宣言」;財政界也有「要更進一步抑制民眾外出,只能靠緊急事態宣言」的看法。

小池百合子3日時說,中央政府如果公布「緊急事態宣言」的話,「對東京都來說是一大力量」。

●安倍審慎面對「緊急事態宣言」

安倍對公布「緊急事態宣言」始終抱持審慎態度,但醫療相關人士及地方政府相繼表達應公布的看法,讓安倍陷入兩難。

安倍3日在國會說,「目前還沒有到全國性且快速蔓延的情況」、「如果情況必要,會毫不猶豫地實施」。

不過,日本政府內目前慎重派居上風,考量一旦公布「緊急事態宣言」,國內「自肅」(自我克制)的心理將更加強烈,無可避免會對日本經濟帶來更大影響;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說,「考量到對經濟帶來的影響,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不過,隨著接下來疫情延燒到地方城市的話,就可能出現「全國性蔓延」;因此,執政的自民黨內部有人觀察,「說不定下週就有可能公布」。

阿根廷超級感染源 參加派對害全家住院祖父亡

阿根廷一名感染COVID-19青年自美國返國後未守隔離規定,還參加生日派對,成超級感染源,造成至少20名賓客染病,包括10名親戚住院,祖父因而去世,他未來將面臨刑責。

阿根廷「國家報」(La Nación)報導這名感染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男子是25歲的托拉雷斯(Eric Torales),2月25日至3月13日待在國外,3月13日自美國邁阿密返回阿根廷。

當時阿根廷政府規定,自疫情嚴重國家返國,須執行居家隔離14天,但他卻未遵守隔離規定,3月14日返國隔天即前往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的莫雷諾(Moreno)地區,參加表妹的15歲生日派對。

這場聚會約有120位賓客,當時他沒有明顯症狀,在場者皆不知他已感染病毒,照常進行派對並享用烤肉,未料成為一場散播病毒致命的聚會。

托拉雷斯在宴會幾天後確認感染COVID-19,成為莫雷諾地區第2例感染者。隨後參加聚會的百餘名賓客中陸續傳出有20名確認感染病毒。包括祖父母、表妹等10名家族親戚成員,全遭感染住院治療中。

托拉雷斯的祖父在染病1天後不治死亡,祖母仍於加護病房治療中。此外當天多名派對賓客,包括2名服務生及播放音樂的DJ也被確診感染。

報導指出,這個派對造成莫雷諾成為布宜諾斯艾利斯省郊區目前最多感染病例的地區。當地有27例確診病例、41例疑似病例。當地市長表示大部分確診病例都來自那場生日派對,而托拉雷斯無疑是傳播病毒最大來源。

托拉雷斯在住院治療後已被法官限制行動,除了無法參加祖父葬禮,面對感染家人的愧疚。檢察官分析他將被控告危害公共健康的刑責,包括散播傳染病可處3至15年有期徒刑,以及造成他的祖父死亡的刑事責任。

转播中国哀悼活动时言论不当 法记者被停职一周

中国昨日(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法国电视台BFM TV一名记者在该台转播悼念活动的画面时,发表疑似带有种族歧视的言论,被电视台停职一周。

综合《北京日报》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报道,法国电视台BFM TV昨日转播中国哀悼活动,在画面切换到中国军人在下降到一半的中国国旗前低头默哀时,话筒传来该台经济专栏记者勒西普勒(Emmanuel Lechypre)评论道:“他们在埋葬宝可梦。(Ils enterrent des Pokémons)”

据《环球时报》消息,有说法称因为宝可梦的主要形象皮卡丘是黄色的,所以在欧美被用来做“黄种人”的代称。还有一种解释是,欧洲人觉得中国人长相幼稚,很“卡通”,所以喜欢拿动漫来形容中国人。

该台随后对此致歉,表示“无意播出的完全不合时宜的内容”,并在今日凌晨宣布勒西普勒将被停职一周。勒西普勒本人也在在电视上道歉,称自己“说了完全不合时宜的话,当时还以为话筒已经关掉了”,并表示“真的很抱歉,为此再次道歉”。

不过,该台和勒西普勒的道歉并没有平息众怒。据报道,法国网民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勒西普勒的道歉没有诚意,并指该台的处罚太轻。“这种道歉比对死者的侮辱还要糟糕。”“一周?应该立刻解雇勒西普勒。他发表的评论是不可接受的,这种“惩罚”是完全不适当的。”“一周内他的种族主义倾向就会有所改变吗?” 推特等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他们正在埋葬神奇宝贝(Ils enterrent des Pokémon)”、“神奇宝贝”和“解雇勒西普勒”等的热搜关键词

与此同时,不少网民已发起多项签名联署,要求涉事记者辞职,也有多名观众将此事报给管理法国视听传媒的独立行政机构“法国最高视听委员会”,表示涉事记者的言论“已经损害到新闻行业职业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