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在加拿大遭遇的日常歧视 – 多伦多亲历仇恨犯罪

我出门散步,在附近公寓楼外墙上看见大大的喷漆标语,用英语写着“The Chinese killed us all. (中国人把我们全杀光了。)” 我看到后脊梁一寒,直接就打电话报警了。接线员说会派几名警员前来处理。

这一地区居民很多来自印度,但也有不少华人居住。这种煽动仇恨的标语显然令所有华人随时担心自己的安全。

某些政客无知的把新冠病毒怪罪于中国人纯粹是为了自己的执政无能推卸责任。被中国人感染的外国人数量相对极少,而且也不确定有没有外国人因为直接被中国人感染而身亡。几乎所有外国人都是被他们自己的国人,很多时候是被自己的家人、朋友、同事感染而身亡的。印度、美国等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禁止中国航班入境以后疫情才爆发的,而且当地病毒毒株主要来源地也不是中国,而是欧美。更何况,病毒无国界,因病毒来源怪罪他国本来就是很无聊的一件事。煽动仇恨更是一种犯罪行为。

煽动这一犯罪很大程度上是由于Youtube等美国社交网站的关系。例如在Youtube上搜索Wuhan出来的是一大堆宣称中国人吃蝙蝠的视频,尽管都是采用外国的蝙蝠照片拼接的。任何与武汉相关的视频下面都会有一大堆宣称中国人吃蝙蝠的评论。Youtube对此完全置之不理。本案例中凶手原本就打算写“中国人吃…”,但后来改成“杀人”。

仇恨犯罪在加拿大分两类:一种是Hate Crime,是一种CRIMINAL OFFENCE,例如因为对象是华人而对其袭击。本例则属于另一类叫“hate propaganda”(仇恨宣传)。

仇恨宣传又分两类:“Advocating genocide”(鼓动大屠杀)和“Public incitement of hatred”(公开煽动仇恨)。本例就属于公开煽动仇恨。“煽动”包括在公共场所以语言、录音、手势、信号或其他视觉表现方式煽动对某一族群的仇恨。

多伦多警局网页说遇到仇恨犯罪应该打电话(416) 808-3500。我就是拨的这个号码,真人接听,但立刻就把我转给另一个号码,又是真人接听,再把我转给机器人,听了10多分钟录音才遇到真人受理案件,说是会派几名警员处理,并要了我的全名和电话号码。

3个半小时后,我接到李警官电话,问我会不会普通话,让后就帮我用普通话做了报案记录。警官已经到现场,问我要不要亲自跑一趟,我嫌麻烦就电话做了笔录,花了我4.2加元电话费(我的电话是0.3加元/分钟,不论接听还是拨打都收费)。无非就是姓名、电话、地址、出生年月日等。帅哥还给了我他的电子邮箱,让我把犯罪现场照片发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