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将建立“九元航空” 成国内第三家廉价航空

王钧豪:我们正在申报过程,应该具有国际竞争力吧,因为我们选择在广州经营一家航空公司,主要东南亚这块整个的市场要参与国际竞争,因为广州东南亚这一块,可能我们国内去东南亚经过广州也比较顺,所以它也是一个中心地。

至于为什么叫九元航空,王钧豪做出这样的解释。

王钧豪:9元,我们未来推9元、19、29、39、49,这么一个概念,9也是个吉祥数嘛。

他说以后可能会推出9元、19元、29元、39元等等,就是以9为结束的这么多机票来吸引更多的客户去定他们的机票。王钧豪表示,9元航空的目标,是在东南亚旅游市场与国际廉价航空公司来进行竞争的。

王钧豪:我想中国有中国的特色,然后接近再本土化,这应该是我们管理,也是战略的思维,国际化的东西我们可以去借鉴,但是必须要适合本土化,应该提供更多的差异化给旅客更多的选择,因为中国毕竟还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农村的人,有什么想法、愿望,能够去坐一次飞机,所以我觉得应该提供更多的差异化产品。还有一个东南亚主要是旅游市场,也是低端这一块,但是国际上现在亚洲有几家航空公司,现在这一块市场份额比较大,我们国内应该来说,我觉得也应该有一家公司跟国际去竞争。

其实关于国内的廉价航空,现在是有两家,一个是之前提到的春秋航空,一个是西部航空,在国内已经有了两家,而且有一定名气。再出现一个9元航空,现在没法说能不能成一个三足鼎立的局势,但它在这个大的廉价航空的这一块大蛋糕当中,它能够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李光昱:我觉得现在廉价航空做的不好的原因并不是说,完全是因为商业模式的问题。

作为竞争对手,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表示,并不担心更多廉价航空公司建立会影响春秋效益。

张武安:就是市场化,你灵活自主确定价格,比如淡季的时候,反正空位也是空位,你拿来用特价票来刺激老百姓的需求,让更多的人来坐,旺季的时候,你可以把你的收益提高一些,有利于民航的大众化,也有利于航空公司更灵活的自主经营,有利于消费者享受更多的特价权,就是由航空公司自己根据市场的情况,来自主确定你的票价情况,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个产业的兴旺发达不只是一家企业来做的,应该是很多,是大家一块儿努力才行的,一家做也是势单力薄,你像很多政策出台就比较难,等你成了产业气候了,许多配套的政策就可以自然产生了。

消费者对于这样的航空公司也有一定兴趣,关键问题是能够低价多少。

消费者:我觉得首先这个优惠政策当然是很好的,尤其是对于民航的飞机,它的运输过程当中,飞节假日的时间里面,好多飞机运输的时候,其实都是空载的,这样对运输上也更节省能源,对群众也有利,我觉得是一个双惠的事情。

消费者:我觉得这个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说,应该是件好事吧,但是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真正的低价能够做到多少。

超强台风“海燕”肆虐菲律宾 致至少100人遇难

新华网11月9日电 (记者 李良勇) 菲律宾民航局官员9日说,受强台风“海燕”袭击,中部城市塔克洛班至少100人遇难,另有100多人受伤。

具体损失仍在评估中。受通讯和交通中断等因素影响,部分地区救援困难。

如同海啸

塔克洛班是莱特省首府,距首都马尼拉西南大约580公里,人口大约22万。菲律宾民航局副局长约翰•安德鲁斯说,塔克洛班机场经理9日晨5时左右报告,当地至少100人遇难,“尸体躺在街上……机场完全被毁坏”。

安德鲁斯说,从塔克洛班机场发送至首都的信息需经中部另一座机场中转,且为节约无线电电池电量,每隔四五个小时联系一次。

菲律宾国家减灾委员会暂未证实这一伤亡数字。

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葆拉•汉考克乘坐菲军方一架货机从马尼拉飞往塔克洛班,成为第一批抵达这座城市的媒体记者。她描述这场灾难道:“那看起来就像是海啸席卷过这里。”

汉考克从飞机上看到,塔克洛班不少区域仍积水严重。当地官员告诉她,积水曾漫至部分建筑物的二层。她说,市内几乎每棵树都被拦腰折断或连根拔起,许多木材散落街头,阻碍交通。

不少官员担心,伤亡数字可能上升。菲律宾内阁秘书长雷涅•阿尔门德拉斯说:“是的,我们担心东边,塔克洛班地区。”

菲律宾红十字会主席格温德琳•庞说,最先遭受“海燕”袭击的东萨马省吉万镇仍“失去联系”,当地大约4万人灾情不明。

菲律宾阿尔托广播系统—纪事广播网络新闻网报道,巴拉望省至少3人遇难;GMA电视台报道,在塔克洛班以东的帕洛镇,至少20人丧生;电台报道,宿务岛上至少2人死亡。

受损待估

菲国家减灾委员会9日6时发布最新灾情通报称,受“海燕”影响,37个省份近80万民众被转移。同时,恶劣天气迫使多个海港和13座机场停止运营。包括塔克洛班在内,多数遭受严重袭击的城镇通讯中断,电力和电话网络遭破坏,许多道路交通中断。

菲律宾国家减灾委员会发言人雷伊•巴利多说:“几乎所有房屋受损,许多是完全被毁。仅有少数保留下来,但部分受损。”

电视画面显示,暴雨中强风吹走一些建筑的铁皮屋顶;许多树木被折断或连根拔起;不少车辆被淹,或摞在一起、堆在废墟中。

菲律宾红十字会主席格温德琳•庞告诉法新社记者:“我们接到报告称,建筑物倒塌,房屋被夷为平地,风暴汹涌和发生泥石流……但(受通讯中断影响)我们暂不了解真实情况,无法说明破坏程度有多严重,希望今天能对这次强台风的影响有更好判断。

因水运和航空运输中断,塔克洛班的救援受阻。菲律宾军方9日晨动用两架C-130运输机,向当地运送救援物资。

军方发言人拉蒙•萨加拉告诉法新社记者,1.5万名士兵已派往灾区,“我们用飞机运送援助物资、原材料和通信设备”。同时,直升机把救援人员送往一些重灾区,步兵部队将乘车或步行赶往灾区。

菲律宾政府、军方和红十字会说,他们的首要任务之一是恢复与莱特岛和萨马岛上一些社区的联系或派人前往那里。

史上最强

当地时间8日凌晨4时多,“海燕”从菲东海岸登陆,然后由东到西横扫菲中部多个地区,带来狂风和暴雨。气象部门说,登陆时,“海燕”持续风力每小时235公里,阵风时速达275公里。

这场台风被视作菲律宾有史以来遭遇的最强台风World’s Biggest Storm,级别被定为最高的5级。路透社报道,这同时是继9月“天兔”之后,菲律宾今年遭遇的第二场5级台风。

菲律宾平均每年遭受大约20场台风。去年,台风“宝霞”在菲律宾致死大约1100人,造成经济损失超过10亿美元。

9日,“海燕”减弱至4级,持续风力每小时175公里,阵风时速210公里,逐步远离菲律宾,朝着越南方向移动。美联社报道,它预计10日早些时候登陆越南中部地区。

越南国家媒体报道,为应对“海燕”来袭,中部多个省份大约30万人转移。总理阮晋勇8日在一次紧急会议上说,尽管预计“海燕”有所减弱,但仍被视为超强台风,可能出现“复杂变化”。

越南政府网站信息显示,阮晋勇呼吁所有越南渔船回港,下令所有水电站水库加强安全措施,以减少潜在的“人员和物质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