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航空提高免费托运行李限额

中国北京,2013年8月23日 ——2013年9月1日起,乘坐卡塔尔航空国际航班的旅客将享受更高的免费托运行李限额。

  经济舱旅客的免费行李限额将从23公斤提升至30公斤,商务舱和头等舱的行李限额分别从30公斤和40公斤提升至40公斤和50公斤。同时,各类机票指定的行李数量限额保持不变。此外,如果旅客目的地已对每件免费行李的限额有明确限制,则无法享受上述行李托运服务。

  卡塔尔航空首席执行官Akbar Al Baker表示:“在全球,我们执飞目的地的数量正不断增加,航线覆盖范围不断拓展,在这一背景下,卡塔尔航空同步调整了旅客免费行李的限额标准。今天,游客及商务人士的飞行时间正不断延长,为了向大家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提高免费行李限额的举措势在必行。”

  9月1日前搭乘卡塔尔航空出行的旅客,如果返程日期为9月1日或之后,同样可以享受提高免费行李限额的优惠。此外,卡塔尔航空公司将在9月份发布新的“超重行李”费率表,届时费率将会有所上涨。旅客们可在卡塔尔航空官方网站qatarairways.com上以最高八折的价格托运超重行李。除新增的免费行李限额外,常旅客俱乐部的会员将继续享受托运超重行李优惠。

  卡塔尔航空在其运营的16年时间中实现了业务的飞速发展,由127架飞机组成的现代化机队现可飞往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和美洲地区的128个主要经济地区和重点旅游城市。

  卡塔尔航空今年已成功开通6个新航线,包括:加西姆(沙特阿拉伯),纳贾夫(伊拉克),金边(柬埔寨),芝加哥(美国),塞拉莱(阿曼)以及巴士拉(伊拉克)以及刚刚开通的苏莱曼尼亚(伊拉克)。

  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的时间里,卡塔尔航空将开通飞往更多国家和地区的新航线及定期航班,包括:中国成都(9月3日),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9月18日),菲律宾克拉克(10月28日)以及美国费城(2014年4月2日)。更多新航线信息,敬请留意卡塔尔航空相关新闻。

喆淼等45个异体字转正为规范字

日前,国务院公布了《通用规范汉字表》,“闫”等226个简化字,“皙、喆、淼、昇、邨”等45个异体字被收录其中,调整为规范字。此令一出,众网友纷纷奔走相告:“名字终于转正了!以后登机牌不用盖章了! ”记者也找到了部分名字中带有异体字的读者进行了采访,讲讲他们的故事。

“淼”字作为名字其实很常见

“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异体字。”小于的名字里有个淼字,看到淼字从异体字变成了规范字,小于颇感惊讶,因为生活中很少人会叫错他的名字,大家只是在开玩笑的时候才会叫他“三水”。小于还说,不少姓于的人都喜欢以“淼”为名字,“鱼离不开水啊”,“虽然书面语不常用此字,但是人名中还是挺常见的。 ”记者也注意到,在很多的输入法中,“淼”字都能打出来,而且小于说他在办理登机、银行卡等业务时,也没有遇到其他的麻烦。

名中带个“”字烦恼真不少

对市民小王来说,这次字库“升级”来得有些晚,因为就在两年前,她已经将自己的名字改掉了。小王的名字里面有一个“”(f)字,在字典里也可以查到这个字,让小王感到困扰的是,在电脑上打自己的名字时,却只能打出一个“頫”字。“页”成了繁体的,这着实给自己带来了许多不便。高考时,名字是用拼音代替的,考研究生时,名字是用“? ”代替的,更麻烦的是,工作的时候需要办银行卡了,名字不能用任何符号代替,小王不得不改了名字。然而名字却不是想改就能改的,小王先后去了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公证处等地才将名字改好。“第一个月的工资我领的是现金,不过以后我再不用为名字苦恼了。 ”

链接

还有不少的异体字没“转正”

听说45个异体字被转正了,小刘急忙查找了自己的名字“咲”,让她失望的是咲字仍为异体字并没有被转正。“拿登机牌盖章的日子啥时候才能结束啊!”小刘说,她每次乘飞机,登机牌上的“咲”字都是工作人员手写后盖上了章才能使用,非常麻烦,“乘国际航班就不会有这个困扰了,因为名字是用拼音代替的。”小刘说。不仅如此,从小学到大学,小刘的名字被老师、同学念错过无数次,所有人都将“咲”字念成了“关”,也正因如此,上课被老师点中的概率格外的少。

咲字虽然给小刘的生活带来了不便,但小刘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有特殊的含义。小刘说,名字是爷爷起的,爷爷是日本人,咲字在日语里义为花开。“爷爷希望我像绽放的花朵一样。 ”

咲:“咲”为“笑”的异体字,除翻译日本姓名外不可乱用。

说法

父母一时兴起,可能为难孩子一生

采访中,记者也联系了一些有关机构,部分单位表示,这些被调整为规范字的汉字,数据库系统升级尚需一定时间,因此如果在办理具体业务时遇到问题,也属正常情况,毕竟过渡也需要一定时间。

大连知名社会学者赵秀山说,起带有生僻字的名字的现象自古就有,但近些年这样的现象越发严重。赵秀山认为父母喜欢给子女起生僻名字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随着社会的发展,标新立异的元素越来越多,不少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从名字上就“与众不同”;

二、部分父母的文化素质不高,给孩子起名字采用的是翻字典的方式,看到古怪的字就采用了,殊不知选用的是生僻字;

三、不少人迷信所谓的“大仙”,认为大仙起的名字会给孩子带来福气。

对于给孩子起生僻名字的做法赵秀山并不认同,赵老师说,生僻的字生涩难懂,不易记;名字里带有生僻的字可能给儿童产生消极的心理,例如一个小孩名字含有生僻的字,同学们就有可能给其起外号,名字经常被人念错,不利于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使用生僻字会给以后办证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同时,赵秀山建议:父母给孩子起名不应盲目迷信“大仙”,尽量避免使用一些俗字、生僻字。要有对孩子负责的精神,多花一些时间,给孩子取一个可心的名字。半岛晨报、海力网见习记者任鹿

45个异体字读音注释

乾(gn)(qián) 读(qián)时,不简化作“干”,如“乾坤”“乾隆”。藉(jiè)(jí) 读(jí)时或用于慰藉、衬垫义时不简化作“借”,如“狼藉(jí)”“枕藉(jiè)” 鐘(zhng) 用于姓氏人名时可简化成“锺”。皙(x) 义为人的皮肤白。不再作为“晰”的异体字。瞋(chn) 义为发怒时睁大眼睛。不再作为“嗔”的异体字。噘(ju) 义为噘嘴。不再作为“撅”的异体字。噁()(è) 化学名词用字读(è),如“二噁英”。祕(bì)(mì) 可用于姓氏人名。勠(lù) 义为合力、齐力。不再作为“戮”的异体字。迺(ni) 可用于人名、地名。蹚(tng) 义为蹚水、蹚地,不再作为“趟”的异体字。麽(me)(mó) 读(mó)时不简化作“么”,如“幺麽小丑”。吒(zh)(zhà) 可用于姓氏人名,读作(zh),如“哪吒”。读(zhà)时用“咤”。昇(shng) 可用于姓氏人名。如“毕昇”。凓(lì) 义为寒冷,不再作为“栗”的异体字。犇(bn) 可用于姓氏人名。瞭(lio)(liào) 读作(liào)时,不简化作“了”,如“瞭望”“瞭哨”。叚(xiá)(ji) 可用于姓氏人名,读(xiá)。读(ji)时用“假”。陞(shng) 可用于姓氏人名、地名。仝(tóng) 可用于姓氏人名。堃(kn) 可用于姓氏人名。耑(dun)(zhun)可用于姓氏人名,读(dun)。读作zhun时用“专”。釐(x)(lí) 可用于姓氏人名读((x)。读“lí”时用于“厘”。夥(hu) 做“多”解时不简化作“伙”。剋(ki) 表示训斥打人时读kei,不简化作“克”。甦(s) 可用于姓氏人名。甯(níng)(nìng) 可用于姓氏人名。扞(gn)(hàn) 可用于表示互相抵触,如“扞格”。其他意义用“捍”。龢(hé) 可用于姓氏人名。邨(cn) 可用于姓氏人名。徵(zhng)(zh) 可用于姓氏人名。氾(fán)(fàn) 可用于姓氏人名,读fán(两声),读四声时用“泛”。脩(xi) 用于表示干肉,如“束脩”,其他意义用“修”。絜(jié) 读xié或jié是均可用于姓氏人名。喆(zhé) 可用于姓氏人名。祇(qí)(zh) 用于表示地神,读(qí),读(zh)时用“只”。菉(lù)(l) 可用于姓氏人名,地名。淼(mio) 可用于姓氏人名,地名。椀(wn) 用于科技术语,如“橡椀”。其他意义用“碗”。谿(x) 可用于姓氏人名。袷(jiá)(qi) 用于“裕袢”,读qi。读jiá时用“夹”。劄(zh)(zhá) 用于科技术语,如中医学中的“目劄”。筦(gun) 可用于姓氏人名。澂(chéng) 可用于姓氏人名。阪(bn) 可用于地名,如“大阪”。

吉祥航空申请成立低成本航空子公司

华夏时报

在批准多家国内外低成本航空公司开通北京及上海枢纽航线之后,低成本航空业再次迎来在中国内地发展的新机遇。中国民航主管部门交通运输 部中国民用航空局(下称民航局)在近期召开的内部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将出台政策扶持低成本航空,并要求中国的航空公司研究及学习低成本航空业务模式。

尽管扶持具体政策尚未出台,但行业内外已经开始闻风而动。

新廉航有望建立

“总部位于上海的民营航空企业吉祥航空有限公司(下称吉祥航空)正在申请成立一家低成本航空子公司。”一位消息人士近日对本报记者透露。

据了解,吉祥航空并没在其总部所在地上海筹建这家低成本子公司,而是选择了广州为运营基地。有进一步消息表明该公司已经通过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的初步审定,目前已经送交民航局审定阶段。

如果吉祥航空的这一计划最终获得批准,那么将会成为中国内地继春秋航空有限公司(下称春秋航空)以及海航旗下西部航空有限公司(下称西部航空)之后,又一家明确定位为低成本的航空公司。

联想到近期有传言主营旅游业的驻港中资企业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下称港中旅)有计划投资一家国内航空公司,进军廉价航空市场,因此不免引发港中旅与吉祥航空联手的猜测。

尽管这一猜测并未得到两家公司的直接证实,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行业整体政策倾向于扶持发展的大背景之下,一些生存状况并不乐观的小型航空公司正在寻求其他途径来保持并拓展自身在行业内的地位。

同时一些外部资本也希望伺机进入尚有较大潜能的航空业,以期在新政策出台及经济形势转好可能给航空业带来的新一轮增长契机之中寻得利益空间。

据一位接近民航局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廉价航空在欧美以及东南亚等地发展迅速,对经济、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旅游等方面带来的巨大推动作用已经引起中国民航管理机构的重视,因此监管思路发生了转变,并着手研究扶持政策以期推动其发展。”

不仅民营航空公司希望在低成本航空业试探性进入,国有航空公司也早已经开始动作。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航)与澳大利亚捷星航空合资成立的捷星中国香港航空便是东航在低成本航空领域的“练手”之作。

但东航这一步并不顺利,在谋求获得香港民航运营牌照出现障碍,并被迫出让部分股权且推迟开航时间之后,又在航权问题上遇到麻烦并可能对这一合资公司前景产生深远影响。

国有航空公司尚且在低成本之路上难有坦途,因此即使有政策支持,低成本航空在中国内陆的发展前景也并不乐观。此前多次行业“大动作”前后对行业格局的影响和重构便清楚表明了问题之所在。

  民航局的“推拉手”

在低成本航空在全球航空业中的地位早已由“非主流”进化为中坚力量的境况之下,中国民航业显得有些动作迟缓。

在相当长时期内都是国内低成本航空业“独苗”的春秋航空尽管运营至今可称为成功,但无论从发展速度还是外部环境看来,尚未形成可以进一步“培育”低成本航空快速发展的土壤。这也迫使春秋航空近年来一直试图在海外寻求发展。

在国内诸多行业中已属较高市场化程度的民航运输业,在经历多次重组以及政策调整之后,形成目前以国有三大航空公司为主导,诸多地方背景以及民营性质的小航空公司为补充的市场结构。但多元化的市场主体并没有使政府在行业管控方面有所松动。

“商业行为应该由市场来决定,而不是政府,但在中国,航空公司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似乎是被规定好的,并且动作非常统一。”一位外籍航空咨询机构的资深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解。

今年5月民航局刚刚解除了国内新成立航空公司方面的限制,这一限制源自2007年7月民航局(时称民航总局)发布的一则“2010年之前暂停受 理设立新航空公司的申请”的公告。此后六年间除了一些国有航空公司之外,国内再没有获批新的客运航空公司。而就在禁令解除之后的两个月间,山东、云南、福 建等地先后批准筹建或申请成立多家新航空公司,如青岛航空、瑞丽航空等。

相似的一幕发生在2004年到2005年前后,民航局发布《国内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试行)》首次明确规定包括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在内的非公有 制企业都可以投资民用航空业的诸多领域,包括公共航空运输企业、通用航空企业、民用机场、服务保障及其他民用航空相关项目。包括奥凯航空、鹰联航空、春秋 航空以及东星航空在内的一批民营航空公司迅即成立。

“或许这样有个好处是高效率的资源集中,但有时候也许会违背市场规律,便无法获得期望的效果。”前述外籍人士表示。

支线航空业便是鲜明的例子,民航局早在本世纪之初便提出将扶持支线航空发展,并在随后几年里不断提出加大行业宏观调控力度,并出台了相关政策对 支线航线,对支线机场以及民航单位基建贷款利息等进行补贴的政策。更在2011年起免征支线飞机执飞国内支线航班机场管理建设费。

然而国内支线航空业至今仍然只是在一些区域市场得到发展,并没有实现平衡和规模化,高速铁路的建设更进一步吞噬了支线航空的发展空间,也使得国内外支线飞机制造商在这一市场陷入了泥沼。

因此,对于低成本航空在中国内地发展的前景,目前尚难做出乐观判断。(记者王潇雨)